【為愛傳送】自我從哪裡來?

【為愛傳送】

自我從哪裡來?

作者:許添盛醫師 ∕賽斯基金會董事長。

賽斯身心靈診所院長。賽斯文化發行人

  「自我」是「意識心」負責與物質實相打交道的部分。透過自我,意識心將自身聚集在時空當中,才能保證肉身的存活,但自我到底是由何而來?很多修行的教派均強調自我是不好的,是不對的,而竭力的想去除自我,到底這樣的修行方式對不對?

  我們來解釋自我的起源。當一朵玫瑰花是它自己時,它覺知到它的存在。它活在所謂的「自性」當中,它知道它是它自己,也知道自己跟一朵百合花是不同的;它覺知到自身的存在與土壤、空氣及水都是一體的,它知道它是它自己,卻又不只是它自己,在一種擴大的身份感當中,感知它體內的水分與大氣當中的水分如此親密。它覺知到有更多的玫瑰花與它同時活在地球的每個角落,雖然它只是一朵玫瑰花,可是,在它的自性當中,它的身份感包括了所有地球上的玫瑰花,它覺察得到它們,也能感知它們每個個別的情況,它知道它是它自己,也知道自己是所有「玫瑰花完型意識」的一部份。

  因為玫瑰花沒有自我的阻礙,所以它也不受時空的限制。意思是,它活在「永恆」當中,它歡喜的迎接自己物質形式的生滅,而明白自己的存在並不依賴形體,它能覺知到在它自己之前或之後所有玫瑰花的存在。對一朵玫瑰花的自性而言,它能覺知到所有過去曾存在過的玫瑰花,也能覺知以時空的觀點尚未誕生,但在未來將會存在的每一朵玫瑰花。

  除此之外,它尚能覺知在它的自性當中,它與地球上所有一切的生物及無生物的自性均緊密相連,它明白自身的存在是所有一切生物及無生物互助合作的結果。如果沒有昆蟲的出生與死亡、四季的更迭替換、星辰的誕生與殞落,它也不能存在,因此,它親密的感知所有一切的宇宙,也知道自己是這個活生生宇宙的一部份。  玫瑰花並不像人類勇敢的走出「自性」的伊甸園,當人類尚未誕生出自我,尚未離伊甸園時,人類與一隻蝴蝶、一顆星星、一隻小鹿一樣活在其自性當中,並無不同。可是,當人類的集體意識選擇到地球上冒險時,自性由內在宇宙爆入存在,轉化為人類的意識心,意識心是內在的自性在物質宇宙內的誕生,而「自我」則是存在(或行動)回過頭來看自己的那一部份。如果一朵玫瑰花可以回頭來看自己的那一部份。如果一朵玫瑰花可以回頭評論:我是美是醜?或比較我和百和花到底誰比較漂亮的時候,那這「反省的一刻」所出現的我,就是玫瑰花的「自我」了。

  很多人在修行的過程當中拼命想要除去自我,可是,真正要除掉的是「我執」,自我是除不掉的。一旦你去除了,你也會無法在時空的世界當中生存下去,就像把照相機的鏡頭拿掉,就無法取景。因此,第一階段的開悟涉及了「自我」的擴大,而非去除。當然,自我的結構不會改變,仍負責處理物質實相,但自我在化學及電磁的特質上卻改變了,它不再孤獨,開始與自性連結,感知到許多內在的資料,如一朵玫瑰花對地球的覺知,它不再受限於物質,而開始在精神的層面上操縱物質。

  一旦「自我」達到這個境界,感受到這種自在,它就永遠不會回到它的老樣子。它不會永遠在想:到底是我這朵玫瑰花漂亮還是那朵百合花美麗?它的分別心、批判心及善惡心仍會存在,但卻擴大到認識它自性的真善美及其他萬物也都活在它們自性的真善美當中。「自我」不再只是將它自己與存在的行動力分開的一個部分,而開始體驗到自己是活在自性當中的自己,是行動力的一部份,而且是自性如此不可分割的一部份。

(摘錄自許醫師安心處方 / 賽斯文化出版)

廣告

About 賽斯教育基金會屏東分會

新時代賽斯教育基金會 屏東分會
本篇發表於 為愛傳送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